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精彩福清 > 福清文学

拓 路

2018-01-24 00:02:09[字体:][来源:澳门金沙网站()]

  (作者:林国雄) 走出第十征迁小组办公室,戴征科长的笑容犹如夏日晚霞般灿烂:今天,他的小组不仅解决了一个历史遗留问题,还提前完成了征迁任务。作为组长,他当然高兴。然而,当他拿出手机看到未接的母亲电话时,脸上的晚霞渐渐消散了色彩,心里也随远处山头那轮红日“忽”地沉下去。天色顿时暗淡了下来。

  “也是个‘历史遗留’问题,就怕母亲……”他想,跨上摩托准备回家,才刚愉快的心情被渐渐涌上的暮色所笼罩。

  戴科长老家房屋恰好处在“T”字型村路口的“交点”旁。村路,其实只有不到一个机动车道那么宽。每天人来车往,险象环生,怨声不绝。母亲常常看着心焦。早些年,前任村委就着手拓宽村路,红线都标好了。戴科长老家住宅前一小块菜地正好被割出一个“等边直角三角形”,使转弯处“弧度”加宽。当时,他父亲是村老人会理事,立即把菜地边的“围石”撤到红线处,腾出拓路的地方。然而不知何故,这事后来一直“无人问津”,父亲只好暂时又用石头圈地并种上菜,一晃过了二十多年。前些日子,村委主任打电话说村里要疏通村路,让村民更好享受“美丽乡村”“幸福家园”建设带来的红利,希望给予支持。

  “行啊,完全同意!”他动情地告诉村主任,这些日子自己不辞辛苦带着征迁小组打通许多“断头路”,不就是要解决城市建设与群众出行的难题嘛。话虽这么说,他仍预料自家献出地盘有点难度。那约五平米的“三角形”,如今是老母亲的“唯一菜地”。母亲像父亲健在时那样“精心”种菜,让家人常常吃上鲜菜。更主要的是母亲在种菜中仿佛找到了“精神寄托”,身体好了许多;一离开菜地,她心里就空落落的,连睡觉都睡不好。当然,农村许多事本就不大容易顺当做。当初拓路时就有人不愿意,背后骂老戴“出风头”。母亲听到后生气地说你爸被人“枪打出头鸟”,提醒儿子“凡事要先看看,不要急着做”。可村主任说,这次拓宽路面不能照搬二十多年前的老规矩,村两委一致认为,时代大大进步,路面务必加宽!这不是剜了母亲的心头肉吗?她原先就说,割出去5平方,你爸同意;再大些,你爸就难说了。戴科长怨父亲走得早,父亲还在,事情一定好办许多。他一路苦思冥想,终于想出5个对付母亲的招数,一步一步来,绝不能让拓路的事情耽误在自家门前!

  戴科长到家时已是路灯初放时。自从被市委抽调参加征迁工作,他天天早出晚归。妻子笑他晒得像“包公”,母亲则关心他征迁时是否与人发生“冲突”。事实上,只要有关切身利益的事大约谁也不会含糊的。但善于转换“征迁思路”的戴科长总是自信地告诉母亲:“我已学会了‘绣花’。”母亲听得云里雾里。

  “征儿,今天村主任又来说拓路的事。”母亲看着儿子正大口吃着饭,探询似地说。

  “知道,上午村主任也打电话给我。”戴科长不置可否,依旧低头吃着,但心里有“数”。

  餐厅的灯白亮亮的,发出“丝丝”的响声。母亲微笑着看儿子吃得津津有味,又似乎在等儿子说出 “关键的话”。人往往这样,小时候凡事听父母的;年老了凡事都听儿子的。

  “没了菜地,挺可惜的!”戴科长心里咯噔一下,母亲分明在淡化问题!她要是说,“没了菜地,我怎么过日子”,问题就严重多了!

  “而且比前次割出去更多!”戴科长的心又收紧了。

  “如果你爸在,到头来应该也不会让全村的事落空。”戴科长觉得有戏,起码算得上保守乐观。

  “前次本来就要做好,”母亲像自语又像对儿子说,“两边驶来的车常常差点相撞,人看着都怕。”

  戴科长心里一亮,似乎听出了母亲的“话外音”,停下筷子,激动地说:“妈,你答应了?”

  “唉,路宽,心宽,”母亲轻声说,“路宽大家都好走。儿子,跟你商量呢。我们家围墙墙角那儿能不能弄成菜地,让我来种菜……”

  “妈——”戴科长双手按在母亲肩头,看着微笑着的母亲,感激地说:“怎么不行啊!心宽路宽多好……”戴科长不遗憾自己5个招数一个都没用上,却再一次深深感触到,现在许多群众的思想已悄然发生着变化,对政府工作能给予理解与支持;这可喜的变化,使自己的工作有了更强劲的动力。

  繁星满天。屋后“广场舞”的旋律那么优美。戴科长自信而深情地仰望深邃的夜空,看到无数闪着微弱光芒的星星汇聚出了满天璀璨!


打印关闭复制链接
推荐RSS
  • 最新视频
  • 推荐视频
本月热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