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 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精彩福清 > 福清文学
梦回吹角连营
 2017-06-28 13:30:40   [字体: ]   [来源:澳门金沙网站()]

  

  (作者:林麓) 大家都在放假,我却要在这个哨位坚持15小时,哨位面朝东方,我在这里见证旭日东升,夜晚则有寒星与哨灯陪伴,水杯中倒映的浅浅月光,就是我忽然间领会到的 “举杯邀明月,对饮成三人”。那篇饱含着对英雄敬仰之情的文章,就是写在这个时候。 “小门岗小门岗,听到请回答!”——“小门岗收到小门岗收到,一切正常!”

  虽然你们两个旱鸭子死沉死沉的,但是老子还是要牵引你俩游完三公里,浪拍过来还得担心你俩会不会被冲到沙滩上,看看隔壁连队那个屌新兵被浪拍傻了,觉得你俩也还行。不用感激我这个蛙王,只不过是战友情罢了,一个都不能落下,不抛弃不放弃,就是这样子,到了岸上好好请我吃顿烤生蚝,记得这个愿望最后还是没有实现,因为斗过巨浪,队伍便深入狂涛,去迎接更加惊险的巨澜,这便是诗中讲的“欲饮琵琶马上催”,哪有啥子葡萄美酒,说白了,打仗了,吃个屌鸡巴馒头,也别给老子揣兜里,背着也不嫌重呀?

  两年前的盛夏,队伍长途跋涉来到一个小村庄,当时我只是马前小卒,小姑娘和她的父亲热情接待了我们,她父亲还问能不能借我的步枪让女儿合个影,看着小姑娘背负钢枪,吃力的同时又那么开心,我也泛出了久违的笑容,你让我重新认识了微笑,汗流浃背、烈日当空中,并非全是自卑,原来我所从事的职业,自己的苦,在天真烂漫的少女眼中,竟然如此崇高。为什么我们忠于这个祖国,这一切并不是假大空,也不是多么崇高,因为你曾为这片土地付出过汗水,人民对你投来的是赞许,面对大好山河,个人显得如此渺小,如果体解身碎能延续她的壮美,那渺小的生命,又算得上什么代价呢?

  最后一次登台亮相,再唱戎装岁月,那些给我献花的女生,请原谅我当时拒绝了你们的双手,左手举着你们的鲜花,右手举起了军礼。你说是我的女粉丝,原谅我不能和你拥抱,我的绿色太过火热,我怕你会被灼伤。匆匆而别,乃至记不清容颜,我相信会很美,因为那只是初见,只愿远方天晴、你亦安好,把你对迷彩绿的痴狂用于热爱生活,我在另一个战场上,纵横驰骋!

  寒假回老单位,在大门口,一路上遇到不少好心人问我要不要搭顺风车,即使我脱下军装,驻地群众看我的样子,就知道我是这个部队的兵!还记得首长拍着胸脯讲的:小伙子们,当你们战胜了海浪,经历了野战,当你走出军营,你可以骄傲地地说:我是光明山的兵!赞许和尊重,是在热血坚持中获得的,也只有经历了,才知道人的精神力量是多么的强大,每个人都如此,便造就了战无不胜的铁拳!

  没有红包,没有庙会,更不要说走亲访友了;还要站岗,还要值班,可能还要等级战备。但就是这样没有过年的氛围里头,年味儿却更浓,大家都是身处异乡,不管赚多少钱了,不管有没有老小,迷彩绿就是共同的符号。一切都是DIY,春联,年夜饭,游园会,春晚,节日就在自己手中。过年,如果不是在家里,如果是在异乡,哪有可能战友如亲人,他乡如故乡!


打印】 【关闭】 【复制链接】 
 
 推荐  RSS
  • 最新视频
  • 推荐视频
 本月热点
Copyright © 2009 fqxww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  闽ICP备09042525号 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号:20090801  统计中...